慈善项目
兵营记忆之三——长枪短枪不一样
   时间:2017-03-17   点击:504

 

兵营记忆之三

长枪短枪不一样

 

        1975年秋,本人有幸被挑选到肇庆军分区教导队,参加为期半年的培训。教导队地址在北岭山脚下,与当时的肇庆纺织厂上下相邻,具体位置应该在今天的蓝带啤酒附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教导队还有一个不成文的名字,叫做干部苗子培训班。来这里参加培训的都是各个连队的尖子。在那个年代,没有进过教导队的,基本上与“提干”无缘。因此,教导队的生活、训练要比连队紧张严格得多。那时的训练内容,除了传统的步兵五大战术如射击、投弹、刺杀、土工作业、爆破等,还有学喊口令、四0火箭筒操作、实操打坦克等内容。我出身农家,自小就吃过不少苦,那时刚刚二十出头,体力充沛,步兵五大战术没有难到我,练习冲山头时,第一个到达预定位置。并且对射击还有那么一点天赋。还在新兵营的时候,全班12个人,实弹射击只有我一个得了优秀,9发打了84环。在教导队,各种长武器如步枪、冲锋枪、机枪,不管是固定靶还是移动靶,都打出了不错的成绩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其他几项训练项目,说起来都有一段插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先说学喊口令。训练时以班为单位,大家轮流出列当“班长”,喊立正、稍息、向右(左)看齐、敬礼、礼毕之类的队列口令,指挥全班动作。一大帮人在操场上转来转去,喊声不停,我就觉得乏味,跟小孩子玩似的,没有体会到这是部队正规训练的需要,因此就练得不那么上心,这门功课没有学好。部队是个讲礼仪的地方,比如碰见首长要敬礼、喊首长好等。有一次,教导队队长刚要出厕所门就碰见一个兵,这兵就赶快敬礼说首长好。在这种场合敬礼回礼,不免有些尴尬。因此,晚点名时队长还专门说,在厕所就不必行礼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那时,一般连队很少配备四0火箭筒,在教导队就有机会见识一下。四0火箭筒其实就是一款单兵火箭炮,它和那些多管火箭炮的原理是一样的。至于为什么叫它火箭筒,那是因为它看起来就是一个筒状的兵器,又是发射火箭弹的,当年是我军步兵班的主要反坦克火器。打击的目标是敌方的坦克,轻装甲目标和各类型的工事,装备杀伤弹后可有效的杀伤无有效防护的步兵。厉害的是,它搭配的火箭弹有些是穿甲的,教材上有讲,可以穿透多少多少毫米的钢板。四0火箭筒的操作有着十分严格的要求。据教员透露,曾经有个参谋,不知是因为操作原因还是筒身质量问题,击发时发生爆炸,半边脖子和脸被烧得比关公还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实操打坦克训练场在英德的一个丘陵地带。到达后首先是参观坦克。坦克兵个子都不是很高,让我们从炮塔进去,摸索着爬到坦克后部弹药手的位置,从一个比水桶盖稍大的洞口爬出来,站在炮塔与车体衔接处的前方。坦克兵可能是想让我们这些步兵体验一下,开足马力原地飞速地转起圈来,大家差点被甩下来。这时我才知道,坦克可以原地360度任意掉头,机动性、灵活性非常高。实操打坦克训练主要使用模拟炸药包,用一根两米左右的树杈,叉着炸药包埋伏在战壕或散兵坑里,待坦克通过时从侧后方冲上去,将炸药包挂上炮塔或塞进履带上方再拉导火索。每天搞得一身泥一身水,也不觉得辛苦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言归正题。回连队后的一次实弹射击,连队干部突发善心,让几个枪打得好的试试手枪的味道。每人5发子弹,距离25米半身靶,我尽量不让手发抖,也很注意三点成一线,但子弹还是打飞了。不禁自嘲:不是背手枪的料。再往后,部队整顿,连队解散,脱了军装。


 

作者:红星慈善会邱志群



 


  您是本站第  5432467  位访客